他开启“签约寻亲” 让流浪者回家
  26年义务帮助2000余家庭团聚 长期自掏腰包让他有些吃不消

  今年47岁的易雄是深圳爱心飞翔寻亲团的发起人和队长。过去26年,他共帮助了2000余名流浪人员回家。

  不过,20多年自掏腰包做公益已让他有些吃不消。今年,他决定去实行“签约寻亲”,“我们有一个全国联网信息群,比如有人说,他的儿子在天津,但却不知道在天津哪里,我们就通过各种渠道打听信息,帮他找到。但这个过程中会产生交通费、住宿费,这些费用就要先约定好,让家属承担。”

  易雄今年特意在深圳登记成立了一家信息咨询中心,他说,这些年他在寻亲上投入了至少几十万元资金,这让他在财力上捉襟见肘,“毕竟志愿者也要养家糊口啊”。

  文、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洪豆

  长年在外面跑,易雄皮肤黝黑,留着平头。他说,帮助流浪人员,最需要的是爱心和耐心。帮他们剪指甲,就是增进信任感最常见的方法之一。有些流浪人员,要和他们接触几个月才能赢得信任。

  26年帮助2000余人回家

  生于湖南的易雄说,自己六七岁时也曾走失,后来在好心人的帮助下,他才得以与家人团聚。易雄说,从那时起,他就下定决心将来要去帮助那些与家庭失去联系的人,回馈社会,“算是报恩吧。我父母一直跟我说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。”

  17岁时,高中还没毕业的易雄就来到了广东找工作。他甚至在宝安搬过砖,推过板车,也刷过墙,后来他还开过烧烤档,当过厨师,工资少的时候五六百元一个月,多的时候七八百元一个月。虽然工资低,但也因此对宝安的大街小巷都十分熟悉。“如今在宝安,我可以说是活地图,几乎去过所有的小巷。”

  从易雄帮助第一名湖北小伙回家开始,帮助流浪人员回家的爱心行动便一发不可收。每天下班后,他就背着一个绿色帆布包,带着一壶水,在街头了解流浪人员的信息。遇到有想回家的,易雄就会想办法打电话给他们的家人,让他们来接。当时通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,通常要先打电话到镇里,再转到村里,然后由村干部通知家属,家属还要过好多天才能过来。“那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有那么足的劲头。想的就是报恩,帮助更多人与家人团圆。因为在外流浪的心酸,我太有体会了。”

  自2008年开始,易雄便把全部的精力花在助人寻亲上。2016年,在政府的扶持下,易雄牵头组织的爱心飞翔救助寻亲团队正式成立。在易雄的工作室,流浪人员家属送来的锦旗挂满了房间。每一个锦旗背后都有一段温暖的团圆故事。从1994年至今的26年间,易雄和他的寻亲团队一共帮助约2000名流浪人员与家人团聚,寻亲团队现已有近200位志愿者。

  已在寻亲上花数十万元

  如今,易雄帮人打理出租屋,一个月约有5000元收入。但这样的收入不足以让他“脱产”帮助流浪人员回家。易雄的儿子去年上大学了,开销也开始大了起来。从今年开始,易雄的寻亲思路开始发生转变。易雄说,很多志愿者一下班就跟着他到外面登记流浪人员资料,无法陪伴家人。有时晚上11点,一个电话打来,就要随时出动。时间久了,志愿者的家人都有意见,“就算志愿者一个月自掏腰包200元钱,一年下来也有2000多元。何况多数志愿者并不富裕,都是凭着一腔 热情在工作。”

  而这些年,易雄自己在寻亲上的花销少说已有几十万元,“志愿者也要养家糊口。目前看,我们没法免费帮助所有人,可能失散的一家人团圆了,志愿者自己的家庭却变得破碎了。”易雄说,今年开始,他帮助那些主动要求帮助寻找失散亲人的家庭时,要求相关费用要由家人承担。易雄将这种寻亲方式称为“签约寻亲”。为此,今年6月22日,他在深圳登记成立了一家信息咨询中心。

  寻亲20多年,形形色色的案例易雄都见过。他帮助的对象来自全国各地,有的人在深圳已经流浪了四五十年,家人都以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了,易雄最终还是帮他们团圆了。

【编辑:卞立群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